圈地自萌,虚妄无稽,勿转
鹤然立堂上,良人伴身旁
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妄稽(二)番外-彬水

#题名取自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意为“虚妄无稽之言”

#所以说,内容都是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妄稽(二)番外

《刀锋上的救赎》背景

#半架空,年龄操作,私改结局

#看大佬们来谈一场空前绝后的恋爱

#终极拉郎:韩彬/王昱珩

#声明:王昱珩属于他本人,韩彬属于指纹

#正文(二)直通车:123


1.

周六晚上是“指纹·犯罪研究工作室”的聚会,地点依旧是在主题咖啡屋,韩彬邀请了王昱珩一同前去。


王昱珩早先就想兑现“诺言”——仰仗着韩彬给的特权带帅帅去咖啡屋喝茶,苦于家中的植物墙突发异况,等一切收拾妥当又接了新的设计单,去咖啡屋一事就这么搁浅了。


此番受邀,王昱珩本不愿去,一来是他不喜群体性的会面活动,二来他和韩彬的关系他自个儿都拎不清,更不好给外人说道。但王昱珩的坚持却拗不过帅帅没完没了地踩在他肩膀上用脑袋一个劲儿顶他的脸,就像是在控诉他言而无信,闹腾着要去,画个画都不得安宁。


都不知道跟谁学的这臭脾气,成了精了。



有了王昱珩的答复,韩彬提前跟工作室的几位骨干打好招呼,却又揣着些小心思地卖着关子,半点有关神秘嘉宾的消息都不给透露,如此吊人胃口。


赵馨诚和何靖诚呛他“不是兄弟”,潘雪晶若有所思,半晌放出一大惊雷。


——韩哥这是恋爱了吗?


要不怎么说女人的第六感准呢,更何况是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预审处的科员。


不过另一边的韩律师也不是一般人,只是从小把自己装得像个普通市民而已,内里实则城府深不可测。眼下被潘雪晶一举猜中缘由却面色如常,眉目依旧温和平静,就连嘴角的弧度都不改分毫,权当听了个没头没脑的笑话,风轻云淡。


“老婆你说什么呢!”赵馨诚的表情微妙,像是被逗笑了,也像是被吓到了。他和韩彬认识八年,期间除了听当事人本人说过少不更事时那几段不走心的早恋,再就是听何靖诚透露的大学时险些酿成大祸的被甩。在赵馨诚的记忆力,从他和韩彬相识到现在,对方一直表现得像个无欲无求的性冷淡者,秉承着“不相亲、不恋爱、不结婚”的“三不”原则,一个人过活得自在。


潘雪晶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好笑,又被赵馨诚的嗓门惊到,起身就要拿拳头锤他。


场面彻底混乱了。一个追,一个逃,再加上个和事佬拉架。唯独始作俑者韩彬事不关己,坐在那里看热闹不嫌事大,心里盘算着自己和王昱珩这事。



周六下午韩彬开车去接王昱珩,后者出门之前再三纠结才决定把帅帅留下看家。虽说他平日里随性惯了,何曾顾忌过他人的眼光,但这次聚会主体终究是韩彬生活圈子里的人,看在韩彬的面子上总该是要收敛一些。


韩彬半路上注意到他脸色不甚好看,状似不经意地问他:“怎么了,有事?”


“你对我的影响太强了,这一点让我觉得受挫。”在韩彬面前王昱珩向来是直言直语,不多拐弯抹角。透过帅帅这事总让他有种“受制于韩彬”的错觉,虽然这种“纠结”不至于让他觉得不舒服,可他心里明白,韩彬已然成了他心理上的弱点。


司机听罢从嘴边漏出一声笑。


“你这是在指控我吗?”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那好吧,”韩彬开车的间隙扭头看了一眼王昱珩,又摆正看路,低沉着嗓音带着一丝笑意开口,“昱珩,那你愿意接受我的指控吗?”


“你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处以你无期徒刑。”


王昱珩被韩彬的“控告”逗得咧嘴笑了,露出一口小白牙,衬得他凌厉的眉眼平和许多,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柔和,“我不是搞法律的,辩不过你,但你一个大律师说话总得讲究证据吧,平白无故说我盗窃,我可要起诉你蓄意诽谤。”


韩律师貌似就是在等王昱珩的这句反驳,故意搁置出一段空白时间后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答复他:“我当然有证据,”


——你偷走了我的心。


“……”王昱珩这下成哑巴了。不但说不出半句话来,连耳朵尖都红了。


韩彬还没完,继续陈述:“由于盗窃数额巨大,导致被害人我在对待与你有关的事情上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属特别严重情节,因此处以被告人无期徒刑。被告人对此是否有异议?”


王昱珩抵抗不住韩彬的强撩,天才的大脑完全变成一滩浆糊。


“如果被告人没有异议,”韩彬单手扶方向盘,右手伸到副驾驶座抓住王昱珩的手,“那我们在一起吧。”说完又转过头看着王昱珩,一心二用开车、撩人两不误。


鬼才之眼觉得韩彬手心的温度高得吓人,简直要把自己灼伤,他努力想从那一片炙热中抽身却被韩彬阻拦,一股誓不罢休的态度。王昱珩眉头皱了皱,眼前的景物模糊了又清晰,他被逼得无路可逃,憋了半晌,终于蹦出来几个字。


“好好开车。”


———TBC———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刘柏希老师,韩律师能来撩我不……还有,开车?什么是“好好开车”?】

评论(3)
热度(5)
© 妄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