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虚妄无稽,勿转
 

一辆并不好吃的彬水独轮车

《刀锋上的救赎》背景,半架空,年龄操作,私改结局

#CP:韩彬/王昱珩【斜线代表攻受】

#声明:韩彬属于指纹,王昱珩属于其本人

#正文及番外直通车:1.  2.  3.  番外【未完】(正文及番外及车之间都有很大情感关联,建议阅读)

#关键词:对方的声音

#阅前废话:说话隐晦,看不懂来找我

#安利:☀水联盟的tag了解一下哈

【马吉尔,文字版被lof瞬间屏蔽,图片版凑合看吧】

你们一个个都让我水哭,简直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作为☀水联盟的发起人(不是,没有这个联盟),我马上动笔
反正是个拉郎,彬水先走一发

查看全文

好好好,我亲我亲!!!
ヾ(✿❛3❛)ノ

我大概是真疯了😂

我、我现在手都在抖……

这他妈也太可爱了吧!
这还是狂炫酷霸拽的王昱珩老师吗?
这人录制节目那会儿是吃了啥了!?
吃可爱多都不会成这样吧!

水啊水啊!你人设呢?
崩!完!了!啊!!!

绝、绝对领域!!!

靴子和裤腿之间一小截小腿(脚踝?)若隐若现

咽口水……
男生的这个地方对我的诱惑力真是大(〃'▽'〃)

遗憾的是王昱珩老师之后几期就不挽裤腿了,哭唧唧

妄稽(二)番外-彬水

#题名取自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意为“虚妄无稽之言”

#所以说,内容都是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妄稽(二)番外

《刀锋上的救赎》背景

#半架空,年龄操作,私改结局

#看大佬们来谈一场空前绝后的恋爱

#终极拉郎:韩彬/王昱珩

#声明:王昱珩属于他本人,韩彬属于指纹

#正文(二)直通车:123


1.

周六晚上是“指纹·犯罪研究工作室”的聚会,地点依旧是在主题咖啡屋,韩彬邀请了王昱珩一同前去。


王昱珩早先就想兑现“诺言”——仰仗着韩彬给的特权带帅帅去咖啡屋喝茶,苦于家中的植物墙突发异况,等一切收拾妥当又接了新的设计单,去咖啡屋一事就这么搁浅了。


此番受邀,王昱珩本不愿去,一来是他不喜群体性的会面活动,二来他和韩彬的关系他自个儿都拎不清,更不好给外人说道。但王昱珩的坚持却拗不过帅帅没完没了地踩在他肩膀上用脑袋一个劲儿顶他的脸,就像是在控诉他言而无信,闹腾着要去,画个画都不得安宁。


都不知道跟谁学的这臭脾气,成了精了。



有了王昱珩的答复,韩彬提前跟工作室的几位骨干打好招呼,却又揣着些小心思地卖着关子,半点有关神秘嘉宾的消息都不给透露,如此吊人胃口。


赵馨诚和何靖诚呛他“不是兄弟”,潘雪晶若有所思,半晌放出一大惊雷。


——韩哥这是恋爱了吗?


要不怎么说女人的第六感准呢,更何况是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预审处的科员。


不过另一边的韩律师也不是一般人,只是从小把自己装得像个普通市民而已,内里实则城府深不可测。眼下被潘雪晶一举猜中缘由却面色如常,眉目依旧温和平静,就连嘴角的弧度都不改分毫,权当听了个没头没脑的笑话,风轻云淡。


“老婆你说什么呢!”赵馨诚的表情微妙,像是被逗笑了,也像是被吓到了。他和韩彬认识八年,期间除了听当事人本人说过少不更事时那几段不走心的早恋,再就是听何靖诚透露的大学时险些酿成大祸的被甩。在赵馨诚的记忆力,从他和韩彬相识到现在,对方一直表现得像个无欲无求的性冷淡者,秉承着“不相亲、不恋爱、不结婚”的“三不”原则,一个人过活得自在。


潘雪晶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好笑,又被赵馨诚的嗓门惊到,起身就要拿拳头锤他。


场面彻底混乱了。一个追,一个逃,再加上个和事佬拉架。唯独始作俑者韩彬事不关己,坐在那里看热闹不嫌事大,心里盘算着自己和王昱珩这事。



周六下午韩彬开车去接王昱珩,后者出门之前再三纠结才决定把帅帅留下看家。虽说他平日里随性惯了,何曾顾忌过他人的眼光,但这次聚会主体终究是韩彬生活圈子里的人,看在韩彬的面子上总该是要收敛一些。


韩彬半路上注意到他脸色不甚好看,状似不经意地问他:“怎么了,有事?”


“你对我的影响太强了,这一点让我觉得受挫。”在韩彬面前王昱珩向来是直言直语,不多拐弯抹角。透过帅帅这事总让他有种“受制于韩彬”的错觉,虽然这种“纠结”不至于让他觉得不舒服,可他心里明白,韩彬已然成了他心理上的弱点。


司机听罢从嘴边漏出一声笑。


“你这是在指控我吗?”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那好吧,”韩彬开车的间隙扭头看了一眼王昱珩,又摆正看路,低沉着嗓音带着一丝笑意开口,“昱珩,那你愿意接受我的指控吗?”


“你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处以你无期徒刑。”


王昱珩被韩彬的“控告”逗得咧嘴笑了,露出一口小白牙,衬得他凌厉的眉眼平和许多,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柔和,“我不是搞法律的,辩不过你,但你一个大律师说话总得讲究证据吧,平白无故说我盗窃,我可要起诉你蓄意诽谤。”


韩律师貌似就是在等王昱珩的这句反驳,故意搁置出一段空白时间后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答复他:“我当然有证据,”


——你偷走了我的心。


“……”王昱珩这下成哑巴了。不但说不出半句话来,连耳朵尖都红了。


韩彬还没完,继续陈述:“由于盗窃数额巨大,导致被害人我在对待与你有关的事情上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属特别严重情节,因此处以被告人无期徒刑。被告人对此是否有异议?”


王昱珩抵抗不住韩彬的强撩,天才的大脑完全变成一滩浆糊。


“如果被告人没有异议,”韩彬单手扶方向盘,右手伸到副驾驶座抓住王昱珩的手,“那我们在一起吧。”说完又转过头看着王昱珩,一心二用开车、撩人两不误。


鬼才之眼觉得韩彬手心的温度高得吓人,简直要把自己灼伤,他努力想从那一片炙热中抽身却被韩彬阻拦,一股誓不罢休的态度。王昱珩眉头皱了皱,眼前的景物模糊了又清晰,他被逼得无路可逃,憋了半晌,终于蹦出来几个字。


“好好开车。”


———TBC———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刘柏希老师,韩律师能来撩我不……还有,开车?什么是“好好开车”?】

查看全文

有一个奇怪的迷点
王昱珩老师被帅帅顶得堆起来的这一小片脸肉怎么看怎么可爱[捂脸]
想……
我要自制!

妄稽(二)-彬水

#题名取自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意为“虚妄无稽之谈”

#所以说,内容都是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必要解释的一点是,《妄稽》是一系列文章的合称。其中(一)为ABO世界观,cp水粤【未完结】;(二)为《刀锋上的救赎》半架空背景,cp彬水无差【已完结】。请注意。


妄稽(二)

《刀锋上的救赎》背景

#半架空,年龄操作,私改结局

#看大佬们来谈一场空前绝后的恋爱

#终极拉郎:韩彬/王昱珩 斜线不代表攻受

#声明:王昱珩属于他本人,韩彬属于指纹。


3.

王昱珩曾公开表示过自己“并不喜欢看人”,然而这句话的宾语若是放在韩彬身上就成了一句假话。


此刻,说谎的这位正带着点儿不常有的深刻笑意看着韩彬,一副“我等你反驳我”的欠揍表情。


“也只有你会这样损我,”韩彬笑过之后开口道,无奈之情溢于言表,“你知道的,我父亲是人大的犯罪心理学教授,这些年还成了怀柔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毕竟属于公职,我这个做儿子的就算有钱,也不能太招摇。”


王昱珩点点头,然后继续盯着韩彬,像是在催促他接着说下去。他显然对韩彬这若干年的生活太过好奇,这不像平日里总双手抱臂、带着高深莫测表情的鬼才之眼,但对象如果是韩彬的话,一切都说的过去。


韩彬自知拗不过王昱珩的执着,叹口气继续道:“我〇六年回的北京,拿到了律师执业资格,之后就以此谋生。和普通人一样生活单一无趣,没有结识过深的人,也没有恨得想买凶杀我的对手。我不像你,能一直走在自己预定的轨道上,所以说,昱珩,我很羡慕你。”


王昱珩轻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韩彬对他的“恭维”。


“前些年我在海淀区那片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咖啡屋,你有兴趣可以过去看看,不过我知道你一向对咖啡敬谢不敏。”


“可以自带茶水吗?”


“只要是你,什么都没问题。”


王昱珩似乎是被取悦到了,忍不住皮了一下:“那我明天就和帅帅一起过去。”


如此光明正大地得寸进尺。


韩彬也不气,只是点头算作答应,蓦然脑子里闪过一句歌词。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说的大概就是现在的王昱珩了。


就如同高中那场篮球赛后被王昱珩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脸上时引诱的心口一烫,那种感觉又回来了。韩彬暗自抿嘴笑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想法疯狂至极。


想吻他。


自〇六年回到北京,明明有无数个机会能和眼前人重新相遇,将两个人的命运线再次交织在一起,韩彬都恰到好处地躲过去,放任两人在不同环境中各自过活。


究其根本,大概就是这个见不得人的心思。


多么巧合。碰上王昱珩的韩彬,和碰上韩彬的王昱珩一样,变得不像他们自己。


在旁人眼中,韩彬从不是个心态患得患失的人,他待人接物八面玲珑却不露斧凿之迹,既识大体,亦重小节,火候、分寸拿捏得极其到位(指纹语)。唯独事关王昱珩,便多一个心眼,想的不免复杂些。


“吻”这个字词在韩彬脑海中埋藏许久,直到看到王昱珩的那一瞬间,才再次爆发出来,且一发不可收拾,无端折磨着他。



“韩彬,我想吻你。”


王昱珩却突然扬起头,神色无异地看着韩彬,仿佛不曾有“惊雷”自他口中而出。


韩彬同样面色平静,只是抬手的动作出现了短暂的停顿,继而双手摘下眼镜,将其架好放于桌面上。


他在王昱珩的注视下走到对方的竹椅前,右膝顶住椅子大边,半俯下身,左手颇具压迫性地支撑着扶手,嘴上轻呵一声,汇聚了世间所有黑暗的眼睛毫无阻碍地近距离直视王昱珩。


“刚好,我也是这样想的。”


韩彬用右手半托住王昱珩的下颌,微侧头,非常正式地吻上后者的嘴唇,逐步深入。


王昱珩那聪明的大脑早先没能参透韩彬,不知道自己的话正好撞在对方的枪口上,现下略微惊讶,显然有些招架不住,右手带着稍许犹豫揪住韩彬的衣袖把持平稳。虽说是他口头上先一步提出这项动议,不过他没想到十几年不见的韩彬对他那句没头没脑、甚至有可能会引得人恼羞成怒的狂言非但没有嫌弃地拒绝,反而是直接上手,牢牢掌控整个过程。


他这么多年的变化果然足够隐晦,至少吻技有点好得出奇,王昱珩破天荒地思维有些涣散。


还有,这香水味可真适合他。


王昱珩闭上眼,左手搭上韩彬的肩膀,挑衅般地吻了回去。


———END———

彩蛋①:

水:“你从哪儿学的这些?”

彬:“你喜欢吗?”

水:“……我放弃回答。”


彩蛋②:

彬:“我之前还在想,咱们俩这个身高差,怎样接吻才比较合适。”

水:“我不想说话。”

彬:“昱珩,谢谢你体谅我。”

水:“诶哟我求求您快闭嘴吧!”


【妄稽(二)到此就完结了!原本我对这个诡异的拉郎被别人接受是不抱任何希望的,觉得自己脑补得开心就成。非常感谢还是有人花费时间阅读了,谢谢诸位厚爱。以后会有此篇的番外,比如韩彬给工作室的人撒把狗粮什么的】


查看全文

妄稽(二)-彬水

#题名取自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意为“虚妄无稽之谈”

#所以说,内容都是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必要解释的一点是,《妄稽》是一系列文章的合称。其中(一)为ABO世界观,cp水粤【未完结】;(二)为《刀锋上的救赎》半架空背景,cp彬水无差【已完结】。请注意。


妄稽(二)

《刀锋上的救赎》背景

#半架空,年龄操作,私改结局

#看大佬们来谈一场空前绝后的恋爱

#终极拉郎:韩彬/王昱珩 斜线不代表攻受

#声明:王昱珩属于他本人,韩彬属于指纹。


2.

王昱珩家的装潢有点出乎韩彬的意料,花鸟鱼虫、琴棋书画,横竖看着不像是普通人的住所。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好笑:自己怎么能将王昱珩与普通人相提并论。还在学生期间,对方就展露出一副不愿与人同流合污,只想着放纵自然的模样。性子终究是傲了些,但却足够吸引人,尤其是吸引他。


韩彬脱下立领风衣和围巾挂在衣帽架上,内里仅着一件高领黑色针织衫,下配的牛仔裤也是黑的。脖颈上有一条装饰简单的项链,约摸不算贵。


“你的穿衣风格还是老样子,喜欢一身黑。”王昱珩双手抱臂,斜靠在墙上看着韩彬。初中那会儿,学校要求学生每日穿校服,蓝白底色,美其名曰象征着天真和自由。韩彬正处在叛逆的青春期,偏要和学校对着干,每天都是一身黑,混在一群穿校服的学生里,特别显眼。不过这倒是方便了王昱珩,打眼一看立马就能找到韩彬,连找人的时间都免了。


“小时候习惯了,现在觉得再换风格也没意思。”韩彬迅速扬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笑,继续这个话题,“大体一看,你的变化也不大。”他似乎是看到了停在鸟站架上的鹦鹉,抬脚往那个方向去。


王昱珩在他身后看了一眼衣帽架,眼底带过一丝困惑。


“它叫什么?”


“帅帅,”王昱珩边说边走到韩彬侧旁的竹椅上坐下,“我平日喜欢带着它,缓解压力。”


韩彬听闻哑然失笑。


王昱珩抬头看他,道:“你也不用在这儿笑话我了,不是谁都跟你一样,能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说完,他对自己语气中带了点赌气的意味感到诧异。


“抱歉,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韩彬轻咳几声,端正了神色,手指逗弄着鹦鹉,继续道,“在我印象里,你人缘很好,社交也广。当然,人总是会变的。”说到末尾时,韩彬低下头,正好和王昱珩的视线撞在一起。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韩彬是理性的信徒,从小就对这句话抱有疑虑,直到高中那场篮球赛后王昱珩凑到他面前看他的眼睛。


观察之人同样被被观察之人观察着。


在王昱珩的辅助之下,韩彬终于信了那句鸡汤,连带着王昱珩那双映着自己、透着兴奋与认真的眼睛也被韩彬埋藏在心底。高中毕业后这十几年他再没看到同样一双能让他甘愿屈尊于感性的眼睛。


“昱珩,你的眼睛?”而现如今,韩彬惊讶发现那双眼睛的光黯淡了许多,尤其是右眼结膜微红,疑似有水光。


“之前不注意受了点伤,还好。”王昱珩移开视线,垂下眼睑,轻描淡写一句。


韩彬察觉到他对“眼睛”这个话题有所抵触,便没再追问。心想,总之人没事就好。


再见韩彬的第一天,王昱珩撒谎了。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好,准确说是糟糕透顶,可他不想让对方知道实情。以他目前的恢复状态,王昱珩确信即使是韩彬也不会发现任何破绽。因而他努力压下内情,并排斥着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可能会得到的怜悯与惋惜。


他不需要。


而像是要证明自己眼睛的确没大碍,王昱珩主动开口道:“你目前生活状态也挺不错吧。”


韩彬挑眉,等着王昱珩的下文。


“虽然你佩戴的腕表和放置在玄关的手机都不算贵重,但衣帽架上挂着的那条纯羊绒的围巾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还有这味道,”王昱珩深吸一口气,“我对香水没有太多关注,不过能和你的眼缘的,我猜是博斯。”


韩彬抿了抿嘴,眼底染上笑意,“你这么一番细致入微的观察倒叫我放心你的眼睛了。”


王昱珩打趣道:“所以说,‘人总是会变的’。”他重复了一遍之前韩彬说过的话,“不过你这变化也够隐晦的,算得上是闷骚吧。”


韩彬笑了。高中时他们经常有类如此的对话,时光好似从未流走,一切还是昨日。


———TBC———

彩蛋


水:“说真的,你这也太闷骚了吧,臭讲究。”

彬:“太明骚就怕还没重新见到你就先被别人钓走了。”

水:“……你果然变了,不是我认识的韩彬了。再见,告辞!”


【我目前沉迷自己脑内的拉郎,不会因为《妄稽》两文热度差异过大就逼自己写受欢迎的那篇,所以最近会重补刀锋,将终极拉郎彬水进行到底。虽说无差,不过很明显安隆汶的死神会更强势一些,毕竟武力值在那儿摆着。】

查看全文
© 妄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