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虚妄无稽,勿转
鹤然立堂上,良人伴身旁
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妄稽(二)-彬水

#题名取自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意为“虚妄无稽之谈”

#所以说,内容都是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必要解释的一点是,《妄稽》是一系列文章的合称。其中(一)为ABO世界观,cp水粤【未完结】;(二)为《刀锋上的救赎》半架空背景,cp彬水无差【已完结】。请注意。


妄稽(二)

《刀锋上的救赎》背景

#半架空,年龄操作,私改结局

#看大佬们来谈一场空前绝后的恋爱

#终极拉郎:韩彬/王昱珩 斜线不代表攻受

#声明:王昱珩属于他本人,韩彬属于指纹。


2.

王昱珩家的装潢有点出乎韩彬的意料,花鸟鱼虫、琴棋书画,横竖看着不像是普通人的住所。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好笑:自己怎么能将王昱珩与普通人相提并论。还在学生期间,对方就展露出一副不愿与人同流合污,只想着放纵自然的模样。性子终究是傲了些,但却足够吸引人,尤其是吸引他。


韩彬脱下立领风衣和围巾挂在衣帽架上,内里仅着一件高领黑色针织衫,下配的牛仔裤也是黑的。脖颈上有一条装饰简单的项链,约摸不算贵。


“你的穿衣风格还是老样子,喜欢一身黑。”王昱珩双手抱臂,斜靠在墙上看着韩彬。初中那会儿,学校要求学生每日穿校服,蓝白底色,美其名曰象征着天真和自由。韩彬正处在叛逆的青春期,偏要和学校对着干,每天都是一身黑,混在一群穿校服的学生里,特别显眼。不过这倒是方便了王昱珩,打眼一看立马就能找到韩彬,连找人的时间都免了。


“小时候习惯了,现在觉得再换风格也没意思。”韩彬迅速扬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笑,继续这个话题,“大体一看,你的变化也不大。”他似乎是看到了停在鸟站架上的鹦鹉,抬脚往那个方向去。


王昱珩在他身后看了一眼衣帽架,眼底带过一丝困惑。


“它叫什么?”


“帅帅,”王昱珩边说边走到韩彬侧旁的竹椅上坐下,“我平日喜欢带着它,缓解压力。”


韩彬听闻哑然失笑。


王昱珩抬头看他,道:“你也不用在这儿笑话我了,不是谁都跟你一样,能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说完,他对自己语气中带了点赌气的意味感到诧异。


“抱歉,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韩彬轻咳几声,端正了神色,手指逗弄着鹦鹉,继续道,“在我印象里,你人缘很好,社交也广。当然,人总是会变的。”说到末尾时,韩彬低下头,正好和王昱珩的视线撞在一起。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韩彬是理性的信徒,从小就对这句话抱有疑虑,直到高中那场篮球赛后王昱珩凑到他面前看他的眼睛。


观察之人同样被被观察之人观察着。


在王昱珩的辅助之下,韩彬终于信了那句鸡汤,连带着王昱珩那双映着自己、透着兴奋与认真的眼睛也被韩彬埋藏在心底。高中毕业后这十几年他再没看到同样一双能让他甘愿屈尊于感性的眼睛。


“昱珩,你的眼睛?”而现如今,韩彬惊讶发现那双眼睛的光黯淡了许多,尤其是右眼结膜微红,疑似有水光。


“之前不注意受了点伤,还好。”王昱珩移开视线,垂下眼睑,轻描淡写一句。


韩彬察觉到他对“眼睛”这个话题有所抵触,便没再追问。心想,总之人没事就好。


再见韩彬的第一天,王昱珩撒谎了。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好,准确说是糟糕透顶,可他不想让对方知道实情。以他目前的恢复状态,王昱珩确信即使是韩彬也不会发现任何破绽。因而他努力压下内情,并排斥着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可能会得到的怜悯与惋惜。


他不需要。


而像是要证明自己眼睛的确没大碍,王昱珩主动开口道:“你目前生活状态也挺不错吧。”


韩彬挑眉,等着王昱珩的下文。


“虽然你佩戴的腕表和放置在玄关的手机都不算贵重,但衣帽架上挂着的那条纯羊绒的围巾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还有这味道,”王昱珩深吸一口气,“我对香水没有太多关注,不过能和你的眼缘的,我猜是博斯。”


韩彬抿了抿嘴,眼底染上笑意,“你这么一番细致入微的观察倒叫我放心你的眼睛了。”


王昱珩打趣道:“所以说,‘人总是会变的’。”他重复了一遍之前韩彬说过的话,“不过你这变化也够隐晦的,算得上是闷骚吧。”


韩彬笑了。高中时他们经常有类如此的对话,时光好似从未流走,一切还是昨日。


———TBC———

彩蛋


水:“说真的,你这也太闷骚了吧,臭讲究。”

彬:“太明骚就怕还没重新见到你就先被别人钓走了。”

水:“……你果然变了,不是我认识的韩彬了。再见,告辞!”


【我目前沉迷自己脑内的拉郎,不会因为《妄稽》两文热度差异过大就逼自己写受欢迎的那篇,所以最近会重补刀锋,将终极拉郎彬水进行到底。虽说无差,不过很明显安隆汶的死神会更强势一些,毕竟武力值在那儿摆着。】

评论(2)
热度(13)
© 妄稽 | Powered by LOFTER